唱出最美山西调(张红丽)

9月13日,大型说唱剧《解放》开演第666场,舞台上佝腰偻背、颤颤巍巍的小脚“姥姥”再次感动观众。谁能想到,这位耄耋老太的扮演者年仅27岁,本年7月刚在亚洲世界声乐节上拿了大奖

亚洲声乐节获荣誉

7月15日,第三届亚洲世界声乐节暨亚洲世界合唱节在香港新界乡议局大剧院闭幕。凭仗一曲晋韵稠密的《黄河情》,27岁的山西戏曲职业学院教师张红丽荣获我国民族歌唱家竞赛第三名,成为我省仅有 一位获奖歌手。

“原本是去见见世面,没想到能得奖。”9月21日,提及自己的参赛阅历,张红丽连称意外。其时进入我国民族歌唱家竞赛决赛的有76人,只听了前面四五位选手演唱,从未参与过世界竞赛的张红丽就被吓到了:“他们唱得太好了,自己必定没戏。”在竞赛现场,张红丽结识一位我国音乐学院的在读研究生。“听说这个女孩在我国音乐学院也属佼佼者,成果她得了第四名。”张红丽说。

张红丽的参赛曲目是《黄河情》。“这首曲子我自己做过改动,之前历来没有人这么组合过。”提起自己的演唱著作,张红丽心情逐渐高涨,边说边哼唱起来,“歌曲的主旋律是《桃花红》,由于山西民歌多为上下句,曲调相对单一,我就在前面加了引子,后边加了快板,这样就有了层次感。”

现代民歌演唱女声大多嗓音香甜,张红丽的音色则有所不同,她独具特色的扮演也赢得评委喜爱。7月13日上午参与完竞赛,下午张红丽碰到了评委之一、我国声乐家协会履行主席、男高音歌唱家杨岩。杨岩指着她说:“姑娘唱得不错啊。”张红丽问:“教师,您知道我是哪一个?”“就是山西那个。”杨岩答。

除杨岩外,评委们个个声名显赫:亚洲合唱协会副主席、我国音乐家协会合唱联盟副主席刘长安,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声乐教授张莉,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尼亚区合唱协会主席、欧洲、亚洲多项世界合唱竞赛裁判成员安德烈·安杰利尼……“赛后上网一查,才知道评委居然这么凶猛。”张红丽自嘲道:“我之所以能得奖,或许由于不了解评委,心态比较放松。”

《解放》演活“姥姥”

早在亚洲世界声乐节“意外”获奖前,张红丽的演艺阅历和荣誉已令同龄人艳羡:首届我国青少年演艺新人山西赛区一等奖;山西卫视《走进大戏台》年度总擂主;第十三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赛原生态唱法优秀奖;2010年北京新年音乐会主唱;参与2011年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与二妮、高保利等一同演唱《割莜麦》;山西省第十四届杏花奖;第二届我国黄河流域戏曲红梅奖大赛金奖……一路走来,她一直执着于对艺术精雕细镂。

2009年,张红丽被闻名导演张继钢选中,在大型说唱剧《解放》中扮演小脚老太“姥姥”。该剧把“说书人”这一民间说唱艺术人物引进戏曲舞台,使说、唱、舞完美组合在一同,张红丽是剧中仅有一位既舞又唱的艺人。面临这一全新的艺术形式和反差巨大的人物,张红丽初次体会到扮演“好难”。

“曾经学戏是程式性的,教师怎样教育生就怎样演,而排演《解放》彻底不一样。”采访中,张红丽忆起风趣的一幕。断定人物后第一次排练,履行导演穆青说:“你演吧。”张红丽诧异地问:“演什么呢,您不得给我排练吗?”穆青答复:“你自己设置情节进行扮演。”张红丽一脸茫然道:“这个有点难,曾经没这么玩过,我回去想想。”

回来后张红丽费尽心机,每日苦心揣摩。她上网查找拔尖多老太太的扮演视频观看学习,斯琴高娃的影视剧、宋丹丹的小品看了一遍又一遍。打听到乡村老家有位小脚白叟,她特地跑到白叟家里仔细观察、仿照。几经磨合,张红丽的扮演渐渐进入状态:“姥姥”腰背的弯曲度,眼睛虚到什么程度,怎样回头,怎么动身,每个动作、表情的合理性在哪儿,她都了然于胸,收放自如。

“《解放》之所以成功,就是把细节雕刻到了极致,并且每演一场都有新的收成。”张红丽慨叹。“曾经咱乡村小脚老太上炕时会习气性地把两只脚对磕两下。”“庄户人家一般有门槛,进出门腿应该抬高点。”张红丽的父亲看后主张。这些小细节都及时体现在随后的扮演中。看了宋丹丹的小品《昨日今天和明日》,张红丽觉得给“姥姥”镶颗黑牙很有作用,但贴上黑胶布很快就掉了,化妆师便在“姥姥”的牙上涂胶后用黑笔画上。及至扮演完毕,黑墨早已不见踪影,几年下来,她不知吃了多少墨和胶。“姥姥”脚穿特制的三寸金莲跷,需要把脚挤进跷里再用裹脚布包起来,每次演完张红丽的脚尖都挤成三角形,脚磨得到处是泡。

从2009年9月首演以来,《解放》扮演600余场,其他主演已数度替换,张红丽是坚持至今的仅有一位。不管排练仍是扮演,她都全身心投入。“导演那么仔细,咱们怎样能大大咧咧。一个人能把一件事做得那么细,真是好有魅力。”张红丽说。

扎根山西育新人

1988年出生于忻州乡村的张红丽,从小就喜爱唱歌跳舞。小学6年级寒假期间,她被定襄县晋剧团选中,正月初六便跟着剧团到内蒙古乡村扮演。那时食宿粗陋,扮演条件艰苦,张红丽是剧团里年纪最小的一个,连行李都扛不动,每日脸冻得黑红。两个月后回到家,母亲再不愿让她去了。

随后,张红丽进入忻州市青年艺术学校学习,2001年入读山西戏曲职业学院,结业后留校任教,2010年考入我国bodog学院,结业回来母校,在bodog系教授bodog唱念课。虽然扮演使命深重,但她代课从不唐塞。

“bodog的传统教育办法是口传心授,这种办法十分有用。但我以为学唱念前,首先应搞清怎么发声。”授课伊始,张红丽总是先带领学生练习发声,并结合民歌唱法,解说怎样拔高音和操控气味,让学生把握辙口、押韵、板式、曲谱等基础知识。“假如bodog艺人不识谱,和大乐队协作就存在困难,也很难参与新编戏创造。”

课下,张红丽常常自动教导学生,还带着他们观看扮演,堆集舞台经历。11岁的路通上一年一入学便由张红丽教授唱念课,后因张红丽扮演繁忙,该班学生遂转入其他班级。本年,路通在我国少儿bodog小梅花荟萃大赛中取得金奖,闻此音讯,张红丽欢喜不已:“自己在学艺过程中吃了不少苦,期望学生能走得比我好。”

2016年,张红丽将到法国里昂音乐学院参与音乐会。这是她第2次赴法扮演。2013年,她在法国阿福花剧团与孔子学院协作的中法即兴戏曲《镜子》中担任主演,并在巴黎、里昂、克朗蒙费朗等地唱响山西民歌。“是山西传统艺术成果了我,我脱不了山西这个根,也期望为家园培养出更多艺术人才。”张红丽说。

本报记者 邬帅莉

【来历:2015年9月24日《山西日报》。】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articleVisitLog.jsp?parentID=35587
http://59.65.198.80:8080/gplog/log/writeLog.jsp?siteID=3&articleID=35587